上禮拜的事。

 

實習到那天,才知道教育行業辛酸的一面,

傷口到現在仍隱隱作痛。

 

那天,下著濛濛細雨,我狼狽著只想找地方躲,

我不斷地在空曠的泥濘中尋找掩護,

卻仍然不敵他們的無情對待......

我看不清楚他們的臉,痛楚打亂了我的思緒,

我無法冷靜,只有狼狽。

 

他們拿著步槍不斷掃射,是步槍嗎?

我不清楚,武器從不在一個實習老師必修課程當中,

我當時只能反射性的躲,和做些構不成太大威脅的反抗,

突然,感覺到大腿一陣痛楚,

那種痛很難形容,像忽然被錐子刺了一下,

身體不自覺的跳動了一下,我才知道我中彈了......

還沒來得及反應,又忽然感受到有人往我臉上用力砸了一口詭異的汁液,

苦中帶澀,像一盆低等藥水,

我趕緊反射性的往後逃離,

逃到一台廢棄遊覽車裡......

 

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...... 2009年的第二天

那個地方......臺北縣八里漆彈場

那是我第一次被人家拿槍掃射、夾攻的地方!

也是我第一次被學生打的地方!

XX的!

 

 

好啦!

我只是想紀念一下我跟我們班去班遊咩~~

高中之後就沒班遊了! 好青春呀!!

不過被打到真的很痛,

原來裝青春也要有這麼大的代價,

你看,過了一個禮拜黑青還在!!!!

複製 -IMG_1274.jpg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有沒有有沒有?? 痛的勒。

 

這個是打我的兇手:

複製 -IMG_1267.jpg

 

笑得可得意的哩~

還是矮靈隊的隊長哩~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倜然而無所龜宿

我是張小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