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我想起粽香,讓我想起阿罵結粽的手勁,那皺紋滿佈,黑斑點綴的皮膚,就像前二年流行的抓皺內搭衣,怎麼洗也撫不平。

 

下學期第一課是簡媜的<>,每每看這樣細膩的文章,總會讓我不小心動容鼻酸。

竈,即「灶」之異體字,簡媜說,它是她阿母的春夏秋冬,是他阿母的從早到晚。寄情於某物,是抒情散文常用的手法,文章看似說「灶」,其實心底感懷的是那世代相傳的傳統精神,在古老傳說背後透露出的思維價值,還有阿罵對阿母、阿母對自己傳承不滅的愛與責任。「只有女人才懂女人吧!」課文中竟然冒出了這樣一句話,讓我忽然回到教學現實面,那男同學是否不用看了呢?

「竈,是老祖宗們傳下來的一座最重感情的建築。」果然是深富女性精神的一篇文章,在接近文末時看似沒由來的給了灶這樣一個定義,男生,或甚至西方人,看了應該會覺得很受不了吧,為何灶會重感情? 為何不是看過多少男歡女愛的床席? 為何不是承載多少疲憊身軀的躺椅? 為何就是灶?

我想到電影【女人至上】的宣傳語:女人要看,男人更要看。

當都會女性聚集在時尚專櫃區,化學藥劑不再只是PH值的問題;當世世代代孕育呵護生命的母親在灶前度過她們的春夏秋冬,度過她們的從早到晚,那建築已不再是紅磚與水泥。

如果要選個物品,來代表我們家的精神,我會選擇什麼呢?

每年新年,陰盛陽衰的小龜家,總是要到大年初二才有團圓的氣息,我們會回到鄉下阿罵家,大搖大擺的吃一頓豪華辦桌,再讓小孩(我的外甥們)肆意撒野,最後又大搖大擺的離去。人多氣勢盛嘛! 我們家連我四個姊姊的老公、小孩,已經要達17個人頭了。

新報到的小外甥,看著窗外陌生的景,露出不安的表情。

窗外 

長大後,才知道原來朋友們不是都像我們家有這樣的模式,有的人已經不回或不需要回阿罵家了,有的人的阿罵家,也不是像我們這種鄉下地方,而我,多麼慶幸還有這樣的老家可以回。

每年回去,大家總會坐在樹下聊天,愜意的天南地北。

樹下 

 本來陰盛陽衰的我們家,在我們下一代完全逆轉了,5個小外甥中佔了4個男性,他們輪番成為大家的注目之星,又迅速的成熟,有著自己的想法。樹下,有三姑六婆的閒話家常,也有新一代的外甥,玩著戳瞎眼睛的遊戲:

戳眼睛 

或是上演男扮女裝的變裝秀

 

漂漂 

 

不過,年邁的長者啊!誰知道能再提供這樣的溫情多久呢?

 每年看著這一切,好怕有一天......

有一天......

我不願胡思亂想,縱使鄉下清新的空氣已酸了鼻頭......

 

如果有什麼能代表我們家精神的,也許是粽香吧! 阿罵很會包粽子,而她的粽子在打開瞬間,總能讓人感受何謂「噴鼻而來」之香,縱使風吹皺了皮膚,陽光滲進了痕跡,那一雙手,每年總要在樹下,展現它一貫的靈巧,凹著粽葉,填著糯米,在奇妙的四角形上,結上一個又一個的活結。

粽香,是老祖宗們傳下來最能飄入人們心房的香味了。 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倜然而無所龜宿

我是張小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BIBO菲比
  • 我真的很喜歡你的文筆耶,雖然覺得怎麼根本人這麼跳痛,但這樣才是你阿。髒小龜我超愛你的啦,我們交往好了!
  • Tortuga
  • 好啊,可是我喜歡跟60幾公斤的人交往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