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句話是在那傻傻的年代寫下傻傻的心情在傻傻的日記上的,

我記得我在說誰,我記得我那幾年是怎麼追尋的。

曾經,這種字句,充斥著我的日記,

那ㄧ本又一本的寫不完的青春歲月。

聯想到哈利波特魔法書被刺破,狠狠地流出大量墨水的場景,

如果我的日記被刺破,狠狠流出來的將會是什麼?

 

忽然,覺得鏡中的自己好狼狽,

穿著正常,走路正常,思考正常,自己一個人好正常,

好狼狽。

 

老了,真的。

再勇敢的傻,寫下壯烈犧牲的宣言,也回不去了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倜然而無所龜宿

我是張小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