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能沒有你 

不能沒有你,戴立忍的新片,一部有著西班牙片名的台灣電影,

嗯,感人。

但,沒有要討論任何劇情的意思,以下是一篇膚淺的日記。

 

昨天好整以暇的坐內湖捷運線(趕流行!)到西門町,拿著可以兌換星巴樂的怎麼那麼便宜影展票,13:30的電影,想說13:25到就好了,沒想到一直以為自己時間觀念已經變好的我抵達的時間還是13:28了,我優雅的到了中山堂的門口,把票遞給了小朋友(現在25歲以下統稱小朋友)。

「小姐,這個是新光影城的喔!」

Damn it! 我又做了一樣的蠢事!!跟去年、前年、還有多年前一樣!!!怎麼一個人可以蠢這麼多年!

這次我完全放棄我動不動就責怪服務人員的壞症頭,把票抓了回來,隨即開始重演我的好朋友黃嗶啵在桃園機場演出的戲碼

--奔跑!

後,世界上最應該被甩掉的東西,除了身上的肉之外,就是壞習慣。

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在西門町奔跑,但是是第一次穿這麼高的鞋子,幾度想要放棄,「就少看一點就好啦!」隨即又想到黃嗶啵跟空姐們拍動作片的精神,不行!咱們高雄妹,奔跑像喝水一樣簡單!

在擦撞了7個老人和16個死小孩後(現在高中以下的學生統稱死小孩),我忽然瘋癲似的笑了起來。我真的在「跑」影展耶!天呀!好青春!

Meanwhile,腦中也開始播放以「奔跑」為主題的影展。

「Run! Forrest, Run!」

這時阿甘一路一直跑一直跑,跑出了橄欖球場,和眾人的起立歡呼。

第二部是威爾史密斯在pursue his happyness的漫長過程中,在紐約大街上與瘋狂乞丐搶奪時光機的場面,然後他獨白:

「and this part of my life, is called,,, Running!」 

再來當然是我最愛的Carrie,畫面上是一雙美腿(真的!不知道是不是替身)穿著要價400美元的鞋子,在Manhattan柏油路與人行道間輕盈的上下跳躍,說著「單身女子在這個城市走路已經太艱辛,所以我們需要一雙好鞋子,來陪伴我們走過這些歧嶇不的路。」的經典名言。

影展沒播放幾部,眼前就是我的目的地了,低頭,呼!腳踝還在。

包含跨越偉大的大中華路的紅綠燈,歷時5分26秒,我終於到了總讓我毛骨悚然的獅子林大樓,衝上四樓,跟戴立忍和演員們一同入場(哇!我也是大牌!)。

攤了,我融到電影院座椅中,全身休眠,剩下眼睛去適應黑白電影帶來的不舒服感。

然後,高雄,海港,爸爸,汗水,摩托車,台灣國語,家。

眼睛接受到的訊息,在腦裡都化作了一個字,家。

看自己身邊的小故事,所受的震撼特別的深沉。同樣的真人真事改編,從自己的土地上的故事中,總能多抓到一些細微的訊息。例如,這口音來自於什麼樣的背景,這鈔票是多還少,從旗津騎摩拖車到立法院有多遠,不管電影到了鹿特丹韓國還是哪裡參展,這些訊息只有我們自己人最清楚,也是為了我們自己人所呈現的。

不改我看電影不是狂哭、狂笑就是狂睡的習性,最後跟著漁港查埔郎的目屎而落淚了,在燈亮前趕快掃射附近的人,看有沒有人跟我一樣偷偷像歐媽桑似的擦著淚,希望燈可以晚點亮。

固然是因為劇情,那對父女的感情,小女孩令人心疼的情緒,和,我們這些文明人的野蠻,如此血淋淋。

還有一些是自己的故事吧!我媽,我爸,我的高雄,我的家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倜然而無所龜宿

我是張小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