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們新加坡的餐館怎麼都沒有送衛生紙啦…人家台灣連路邊攤都會送…」
「可是台灣的公廁常常也找不到衛生紙呀!」

ㄝ,這倒是真的,到底是嘴巴油油比較嚴重,還是其他地方油油勒……?

「公廁那個我們沒辦法控制呀!那是公廁耶!」
「路邊攤我們也沒辦法控制,但是公廁通常政府都會給就是了。」


所以說,從衛生紙的集聚現象我們就可以看出,台灣是靠民間,而新是靠政府。

喜歡新加坡的,通常舉出的理由就是交通方便、秩序治安好、環境整潔、經濟發展。而這些都是他們政府一手打造出來的環境。喜歡台灣的,通常喜歡那裡的人、食物、多元文化,都是從民間散發出來的氣氛。

這點差異是來新加坡三天就可以發現的,到底那個好,其實我也無從評判。但是當然我有私心,會體諒台灣的情況多一些。

一種心酸的驕傲。

黃菲比說的。而這句形容詞也正中我在這裡每天看到、聽到許多現象後,所發出的情緒,完全命中!常常因為比較出台灣政府的爛,而心酸,看到台灣大家手牽手不放棄的力量,而驕傲。才發現所有台灣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性:即使住在垃圾車裡也能過得很好。(這也是黃菲比給的形容詞,多精確!)甚至,我覺得,讓垃圾堆開出了一些花了。

在新說到政治,大部分的意義是「政策」;在台灣則是「政黨」。

台灣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習慣了,甚至變成了下有對策才上有政策。政府看民間哪個做得好,就稍微玩玩那個,順應民情嘛!最安全的作法。而在這裡是上有政策,往下去說服人民,讓人民漸漸接受、瞭解、支持。

這樣到底是不是個民主社會?

我不是學政治的,所以我沒有資格分析這一題。但是我是學中國文化的,我只能說,如果韓非從地底爬出來找我,我第一個帶他參觀的就是新加坡吧!新國落實了許多法家哲學,從嚴刑峻法快速地整頓秩序,從「他律」中建立「自律」的習慣,領導者旗竿的方向決定了大部分的未來,人民只需要跟著做、努力做,就能在眾多強大鄰國中迅速富國強兵。「迅速」是個重點目標,而「領導者」是個關鍵詞。

以下是我跟某朋友真實的對話:


「這裡新聞媒體總是報導政府的好,你們不會想要掀開神秘的帷幕,看看他們到底真的在搞什麼鬼嗎?」
「其實媒體開放也不一定好,很多政策其實是好的,卻會引來輿論批評,像是ERP(過路收費),剛開始大家罵得要死,其實現在看來是好的,對市區交通貢獻很大。」
「所以,你不相信人民能夠自己做出正確的選擇?」
「嗯,一群人共同做出的選擇,常常不是最好的選擇。」


多麼漂亮的法家思想!我當場好想跟他介紹韓非,讓他們認識認識。法家中一項重要手段便是愚民,而他們竟然連這點都接受了。

這也沒什麼不好,在某些方面新加坡政府是成功的,是非常成功的,至少態度、方向明確,且執行力一流。即時真的是法家,也沒有什麼不好,若能從他律中產生自律,那也跟儒家的道德勸說耳濡目染殊途同歸了。

但是,讓人覺得擔心的是,帷幕後面的那一群人,真的會那麼幸運的一直是些聰明正直的好人?如果失去了由下而上的制衡力量,上面的那群人是否有自己的制衡機制呢?

沒人可以回答,也沒人可以比較哪種思想較好。這也是這個世界有趣的地方吧!看看不同的路,不同的人,最後走向什麼不同的地方,誰知道呢?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倜然而無所龜宿

我是張小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黃菲比
  • 我也不知道怎嚜評斷哪種好,但臺灣人確實仰賴"人"的選擇比仰賴"事"的選擇多一點的樣子...

    髒小龜我想我會一輩子愛你耶,幹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