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說緩兒今天要去動手術……覺得好可怕喔!希望手術一切順利。

 

幾個月前我從來沒想過要讓她動手術,因為腦中不知怎麼地一直有個畫面,緩兒變成了成熟的女人,低頭舔舐著趴在她肚子側邊的寶貝們,而姑魯阿姨也在幫忙舔,逍遙在遠方立正注視。這種天倫之樂的畫面讓我沒辦法點那個頭,看著自己的女兒變成懂得付出的女人,是一種憧憬。

 

會點頭的關鍵,是在回家之前問了小椰子,要不要我12月回家時,把她們帶回家換成好養不會發春的逍遙,小椰子說她有點捨不得了,我隱約聽到BIBO在旁邊雙手不離鍵盤頭也不回地說:捨不得~~~~~~~

 

如果連愛發春的緩兒跟神經兮兮的姑魯她們都捨不得,那她們應該是真心喜歡那二隻小朋友吧!那她們的建議,也不可能是有害的吧?

 

朋友說,應該要我在的時候處理這件事情。但是我還是懦弱的跑走了。

 

那個畫面,我會珍藏在我心中,雖然往後十年十五年,在她們有生之年,沒辦法看到她們低頭舔舐子女以及從眼中流露出來的關愛,但我相信她們還是幸福的,因為她們有好多馬麻、阿姨的愛 。

 

這是緩兒

 緩兒小時候跟哥哥抱在一起睡  擠在枕頭間睡 真的有點擠...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倜然而無所龜宿

我是張小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