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網路新聞首頁,才能稍微瞭解現在台灣人在討論什麼,而無論討論什麼,在這裡看來,都像是另外一個星球的語言,在很多台灣人認為「理所當然」的事情,在這裡是這麼的陌生又遙遠,比如最近沸沸揚揚的議題,死刑。

 

這裡是不容許討論這些的,無論死刑、鞭刑,都是破壞社會秩序的代價,那是他們應嚐的,也是保護「好人」的遮罩,是絕對的,不需要討論的。

 

人權,我不懂,我一直不用我不懂的理論去解釋這個世界,但是我懂我自己,我懂教育,我懂中國哲學,而這些揉和深化在我心中的價值觀告訴我──我反對死刑,我甚至以台灣正在朝向廢除死刑而自豪。

 

一個人何來的權力與視野,能夠去定義另一人的生死?

 

我小時候很喜歡印度「瞎子摸象」的故事,直到長大,我覺得我都還是瞎子,而這世界就是那隻大大大大象,每個人都在摸,每個人卻都看不全,所以公婆各說各的理。既然,沒有人看得到大象的全貌,有怎麼會有一個人,有權力與視野,去決定另一個人對這個「生態」是好是壞?

 

「好人」、「壞人」究竟如何定義?是根據他怎麼對你,還是他怎麼對人類社會,還是他怎麼對這個地球?罪惡的程度又怎麼定義?一個殺了人的人,跟一個把工業化學物品棄置在純淨土地上的人,到底誰罪惡較深?對人類社會而言,當然是前者,對地球生態而言呢?對其他物種而言呢?到底誰手上鮮血較多?

 

這是一個很可怕的觀念,我知道,虛無主義的人可以解讀為「殺人是幫助地球生態返回平衡」,相信我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我只是要說,大家都是平凡人,誰都不是全知的神,誰能去定義對方的生死?

 

是道家嘛!是呀,不就是道家的想法,這個世界運行有一定的道理,這個道理沒人看得透,連說出名字都沒辦法,那就是一種「道」就是了,而「道」的本質,是渾沌,無人可以定義。

 

我常問人,「你知道魔戒裡頭,拯救世界的是誰嗎?」是咕噜呀!是那個雙重人格,嚴重忘記本性,讓邪惡深植入心靈的咕噜呀!是他在千鈞一髮之際把戒指搶了過來,一同溶入熔岩當中,而不是正義純潔的Frodo,或是擁有強大法力與智慧的Gandaf,更不是驍勇善戰的Aragorn啊!如果第二集的時候,Frodo秉持著正義,去殺了咕噜,這個世界就沈淪了!幸好當時正義的Frodo去問了Gandalf,說咕噜在跟蹤,為什麼不殺了他?Gandalf生氣地回答:「你又知道誰該死誰不該死?」沒想到,最後竟然是咕嚕,很不小心的為了這個世界犧牲了。

 

我相信世界有是非,但我更相信是非不是由我而定義,而是由和平定義;我相信這個世界有好壞,但是好壞不是由我而定義,是由心靈的安頓來定義。然而,我絕對不相信,任何一個人可以去定義另一個人在這世界的價值,是該死或不該死。這個世界的因果不能用公式來解,它以一種渾沌的方式存在著,而人類只看得懂公式的因果,看不懂渾沌的因果,既然如此,就沒有人有資格擔任全知者。一個生命的結束,是唯一無法修補的遺憾,這個決定,我真的認為,大過於全人類的智慧所能分析理解與承受的範圍,所以,任何人都不該去殺人,而即使殺過人的人,也不該被殺,同理,即使殺了那個殺人犯,也彌補不了任何經歷過死別的家人的痛,正因為一個生命的結束是世間唯一無法修補的遺憾,所以不能再用製造遺憾來彌補遺憾。

 

社會的亂,社會的痛,社會的不安與恐懼,請回到它的根本來談論吧!教育,宗教,與感化;倫理,禮義,與修養──這些都是我的信仰,也是我在努力耕耘的工作。面對生死,我越見坦然,請別把操弄生死的權力施放給任何一人,也別把手沾鮮血的責任強壓於任何一人,因為我知道很多人跟我一樣,寧願死,甚至寧願被殺死,也不願去定義誰的生死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倜然而無所龜宿

我是張小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