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像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習慣,一盤草莓,會把最肥碩、顏色又帶點暗沉的留到最後,因為預測到它的甜美;一碗飯菜中,也會把最噁心反胃的先匆忙吞下肚,最偏愛的菜色留在碗中,等著最後一口好好咀嚼,而前面嚥的苦,也成了味蕾末章鮮甜協奏曲的完美鋪陳。

我好像也有這樣的習慣。

 

我的年齡,鑽入了一條尷尬的地帶,四捨五入後會等於三十,但客觀數據明明還算擁有年輕;而又正好落在少女們心目中的「適婚年齡」,但離高齡產婦、老處女又、沒身價的冷宮又還沒那麼近。總之,好像我應該趕快收拾收拾趕上下一班車,又好像還有時間喝杯咖啡,再等個幾班過去。而我心中,一半一半,二個都想。

這次去馬來西亞,竟然有路人直接跟我說:「你這樣的年紀還不結婚,在我們國家會被視為奇異人士,趕快找一找啦!」天呀,這是忠言嗎? 竟如此逆耳。

我也想啊! 真的,嫁做人婦的幸福甜蜜我是沒有抱高度期待,但每看到路上可愛的小孩,都覺得心理被捏了一下。那小東西不是奢侈品,卻是我再怎麼有錢也買不起的……

 

而我好想要……

 

每次在工作上受挫,都會像被人重重撞倒後的一震恍神茫然,我在哪裡? 我為何在這裡? 我所為為何? 朋友問我,既然台灣中學還有缺,怎麼不回台灣教書,在異鄉賣命?

我也想啊! 真的,想起那些與自己成長背景相似的孩子,好想把自己的能量貢獻給他們,想起自己的國家,自己認同的社會,使用自如的語言,好想回去更用力、無疑慮的付出。況且,經過這些年,這些事,我覺得自己的能量,已經大過於台灣部分現職老師了。而我在這裡,對著這些不認同我,我也無法苟同的人,用力地嘶吼,到底,所、為、為、何?

 

我,在等。

 

在等我把其他該吃的菜都吃完了後,再去挑起那一小口,吃完就不會再有的、嚐過了再也回不來的、最幸福卻也最沉重的,我要慢慢咀嚼。

而那些該吃的,它會餵我鋪路,它有它的營養,它會讓我有更多的能量、更少的遺憾,讓我在含入最後一口時,心中有更確實的安頓,滿溢齒頰的,是更著實的享受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倜然而無所龜宿

我是張小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