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時候,我曾經是班上唯一一個有特權不用寫週記的人,記得起因是因為我很認真寫週記,我第一個月就洋洋灑灑的寫了三大篇,但內容不是國內外時事,不是閱讀心得,是說我很討厭一位老師,而大概讀到第二段就會發現,我說的那個「歇斯底里」、「喪心病狂」、「專橫霸道」、「膽小懦弱」的討厭鬼老師,其實就是負責改我週記的導師。

 

「妳說,妳寫這些叫我怎麼改?」老師把我找了出去,問我。

「啊就改一百呀!」我當時真的很納悶怎麼會有老師問我怎麼改我的作業,我當然會給自己滿分啊!

「妳覺得你很厲害?妳不覺得你太驕傲了嗎?」其實當時的我真的是一個不可一世、自以為能挪移宇宙大乾坤的小子,但我還是生氣,氣她不解決我提出的問題與批評,只是反過來批評我。

「我不覺得我厲害呀!可是有什麼關係,反正我又不是老師……」當時在我的觀念裡,要當老師的人,就該負起責任,當個「好」老師,不然就不要站著毛坑不拉屎!

 

幾年後,報應來了,現在站在講台上,才明白要當個自己心目中的「好」老師有多困難。

 

從小到大,我對自己的老師百般挑剔,所謂老師,就應該講每句話我們都聽得懂,就應該瞭解我們的世界,至少嘗試去接近;應該說學逗唱,上課要十分有趣,順便來個後空翻也不錯;要飽讀詩書,連續考他五百個題目都考不倒,還能解釋得有條有理;要當我們的貴人,用愛來感化我們,讓我們頓悟,而不是拿權威來恐嚇我們……不管出了什麼事,我都會先想「如果老師怎樣怎樣的,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。」

 

說的總是比較容易,以我的標準,一個「好」老師,必須是吳宗憲+釋迦牟尼的合體,還要掺一點愛因斯坦,和隨便一個好知己。

 

即使沒有遇到像我自己這樣挑剔而狂妄的學生,來自四面八方的批評總是不會停止,八十多個學生的批評、一百多個家長的期待、上層的指示與壓力、十多個同部門同事的明爭暗鬥、社會大眾的輿論指教。

 

「身為一個教育工作者,就應該……

我知道,就應該當吳宗憲+釋迦牟尼+愛因斯坦~~

 

天呀!我竟然選了一個永遠也無法達到願景的工作,真可怕。

 

「你不可能討好所有的學生的,他們會為自己找到出路,而這也是他們要學的一件事情。」

「你是老師,不是字典,你知道你教學的重點就好。」

「你有你的人格特質,別人有別人的特質,你何必去當另一個人呢?工作是生活,你何必在你的生活當中,去扮演別人?」

「你不一定要當他們的貴人,貴人一輩子能有幾個?那要十分有緣,極巧的因緣際會才能成就的。」

「你只有一個人,只有一個人的能量,做你能做的。不能的,交給這個世界。」

「沒有完美的,但是會有夠好的。」

 

感謝曾經有這麼多有智慧的前輩給我的提點,讓我每每在因為願景如此遙遠而受挫時,還能重新堅定自己的定位,繼續保有熱情,不至於搖擺疑惑。

 

我不是吳宗憲+釋迦牟尼+愛因斯坦,甚至連千分之一都不到,但是我有我的能量,只要我盡最大的力量付出,我相信,我就是個「夠好」的老師。

 

 

Part 2

 

我一直知道自己不是個充滿威嚴的老師,從小大家要我學著友善、體諒,我也學得很快,現在是個親和力十足的人。然而,這樣的特質卻讓人很擔心,會「管」不住學生。

我的上層直接跟我說,「作為一個老師,妳不應該這麼常笑。」他們說了很多個理由,學生會不怕我、就像玩牌一樣,我會失去我手上的牌。我跟他們說,我知道這一直是我的問題,但是,我有我的人格特質、教學理念,我不想因為幾個學生吵鬧或不交作業就放棄這些,去邯鄲學步,模仿別人的作法。

 

結果,一進教室,預言馬上成真,班上有一半的人沒交作業。

 

我開始花時間一個一個瞭解不交作業的原因,有人忘記了、有人懶惰、有人不會寫,有人說,因為我沒有數學老師兇,所以他先寫數學了。

然後,我用了整整一堂課,跟他們分享我的想法。我問他們,進來JC想學什麼?我,一個JC的語文老師,又該教他們什麼?我希望我未來是個不用體罰就可以教好小孩的媽媽,所以,我也希望我在JC是個不用罵人就可以教他們東西的老師。因為害怕,所以做事,學到的,只是恐懼而已。恐懼何必要學呢?連路上的貓都會,那是與生俱來的。反而,體諒、尊重、負責、細心、時間管理、守信用,這些是人之為人才需要花時間、花力氣去學的。所以我每個對他們的要求,都會告訴他們原因;他們的玩笑只要不過分,我都能包容;他們自己說出的期限點,我會十分要求他們一定要做到。但是我從不用恐嚇、訕罵,17, 18歲的人了,還是這個社會的高知識份子了,何必呢?何必還讓自己停留在低層次的「恐懼與反應」的模式中呢?何必逼得老師要把可以好好享受的語文課變得像數學課一樣生硬呢?

 

我從來不是個信仰法家思想的人,因為它從來沒有真正撼動過我的心。我相信儒家的自覺、自律,雖然需要漫長的時間,但是我永遠信仰那才是人心中最璀璨的價值,那也才是人通往「不惑、耳順、知天命」這樣安頓的涅槃境界的唯一一條道路,那才是我真正想教給孩子們的。即使這想法在這塊土地上看來有些突兀。

 

我期許我能有力量堅持我自己。即使,面對四面八方的批評,面對突如其來的受挫,當我看到自己的文字,想到自己的願景,會再次充滿力量,繼續堅持下去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倜然而無所龜宿

我是張小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Mindos
  • 我覺得, 有思考與自省, 最後一定會成為一個好老師的。:)
  • 謝謝! 我想我跟孩子一樣,是個需要常常被人鼓勵的草莓族吧.. thank you for this!

    我是張小龜 於 2010/07/12 20:50 回覆

  • 我想按個讚
  • 同樣身為老師
    同樣不會用那咄咄逼人的態度來對待每一個學生

    當然我們有著同樣的困惱~

    老師沒有一個標準

    標準是學生對我們的評價
    不幸的是

    我們都很在乎它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