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種十分複雜的情緒產生了,一靜下來就有想哭的感覺。

依然方正明亮的房間,綠樹與魚池共存的巴西立公園,一些不合我胃口的食物,死人頭大到不行的紙幣,Love your right……最後幾天走在路上,好像自己已經抽離了這個世界一樣,眼前所有的影像蒙太奇似的拼貼了起來,如此不真實。腦中不斷問自己: 過一陣子後,我會記得什麼? 我會想念什麼? 我不斷地想從眼中閃過來閃過去的蒙太奇影像中找到答案,找到對自己意義非凡的事物。也許是床上這毯子吧,我曾在這毯子下飆淚這麼多次;或是上班前打開窗,晨曦總在馬路的那一頭,與我上班相反的方向那,如此美麗;或是走出門後,穿過的那一大片草原? 進城後的高樓大廈與購物中心? 其實,好像也找不到什麼特別不捨的事物,那胸中一股複雜鬱悶的情緒,到底是什麼?

 我無法剖析自己的情緒元素,無法利用什麼檢驗器來檢測出含有多少百分比的不捨、期待、難過、猶豫、不安……那一股情緒就這樣脹滿在胸間,朋友問我有什麼感覺、有什麼想法,我都答不出來,因為每次想到離開這件事,我只有一個念頭,就是哇,是真的要離開這裡了呢。然後呢? 我該不捨什麼? 該興奮什麼? 我沒有答案。

 然而,這床、這房間、巴西立、我的學校、新加坡,我是真真實實地在這裡生活了一年多呀! 在新加坡的最後幾天,我不愛參加朋友、同事替我辦的送別,那些場面讓我原本複雜的情緒更加沉重。我也沒有特地再去吃什麼美食、去哪個地方,留下所謂「最後一次的XX」這種記錄。我只是單純地生活著,像以前在新加坡的日子一樣自然地滾動著,而且這樣還讓我特別容易感傷,或許是因為,生活了一年多,什麼特別喜愛的、討厭的也都不重要了吧! 最後最眷戀的,是在這裡建立的一種生活型態,每天例行的、與朋友分享的、只屬於我與這個地方因緣產生的……

 不要再問我會不捨、想念新加坡的什麼了,只能說,我真的沒有不捨特定的什麼事物,但是我也真的感到難過不捨,對這一年多的所有一切。也許,不管是對的、錯的,喜歡的、不喜歡的,我也都擁有了一年多了,也真的,都有感情了。



臨別的早晨,我看了「最後一眼」巴西立的公園,那個被我稱作「讓我能夠熬到現在的偉大公園」,我家對面的巴西立公園

 雖然不愛這樣的儀式,但最後一天做總是值得的;到機場時,我誠心地跟送行的房東太太說:「謝謝Antie一年多來的照顧。」而她竟然眼眶含淚了。我跟Antie沒有特別親密,但別離的感傷卻還是這麼容易一觸即發。最後再抬頭看一眼新加坡,又再次地感嘆:“哇,是真的要離開這裡了呢……”然後呢? 腦中又是一片空白,但鼻頭卻脹滿了一股刺激的酸。踏出新加坡家門口的最後一步,不真實感還是存在著,還是沒有辦法回答我不捨的是特定的什麼,為什麼會想哭,但是我承認我真的很不捨,真的很不捨……

再見了,陪伴我16個月的新加坡,以及我點點滴滴的「星生活」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倜然而無所龜宿

我是張小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